飞盘狂热:被追逐的与被争议的

 娱乐     |      2023-01-24 14:29:30

  绿茵场上旋起五彩斑斓的飞盘飞盘,飞向远方,狂热追逐它们的被追被争不再是小狗,而是飞盘快乐的年轻人。

  今夏,狂热飞盘狂热席卷了不少城市,被追被争原本小众的飞盘运动缘何成为2022年的焦点,让人们愿意在40℃高温天走出家门,狂热甚至在户外奔跑、被追被争大汗淋漓?

  连日来,飞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了上海多位飞盘爱好者以及飞盘俱乐部,狂热听他们说说热爱来自哪里,被追被争纷争又源自何方。飞盘

  “被憋坏了”

  “被憋坏了。狂热”这句话,被追被争小金在采访中重复了多次。

  今年3月,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上海按下“暂停键”,市民不得不封闭在家中,度过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时光。这段特别的经历,也让一些年轻人更加期待走出家门。

  封控结束后,90后小金和室友白菜把周末安排得满满当当。6月底,两人初次尝试了飞盘运动,白菜作为一名攻略党,在小红书上关注了多家俱乐部官方账号,蹲点抢名额。

  第一周的守候一无所获,这让白菜觉得飞盘运动“实火”。她告诉记者,有的俱乐部因为明星去过,产生非常明显的网红效应。组织一次活动,俱乐部会提前放出数量不等的参与名额,很快就一抢而空,如果没抢到,只能等待下一场活动释放名额。

  第二周,小金和白菜终于抢上了一个周末下午4点到6点的场次,尽管不是最心仪的夜场,但她们还是顶着高温和大太阳出发了。

第一次参加飞盘俱乐部活动白菜拍摄的蓝天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除特殊标注外)第一次参加飞盘俱乐部活动白菜拍摄的蓝天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除特殊标注外)

  或许是出于开启一项新运动的仪式感,小金和白菜报名后根据俱乐部的服装建议,购置了一套速干运动套装。活动的第一项议程是自我介绍,方便组队后呼唤队友打配合,然后就是拉伸和新手教学。

  被分在新手组的小金和白菜,迎来她们人生中的第一次飞盘比赛。原来仅仅是扔盘和接盘都有这么多“学问”,飞盘比赛禁止身体接触,更多的是追逐与奔跑。小金说第一次体验到了小狗的快乐。

  那天的天特别蓝,浮云也无法带来丝毫遮蔽的阴凉。大汗淋漓之后,小金和白菜肌肉酸痛了两天,却依旧“入坑”,并且买下了两个专属于自己的飞盘,均价50元左右,小金觉得万一练习中损坏了也不心疼。如今,她们会在江边或者公园,自己练习,期待下次去俱乐部参加比赛能有更好的表现。

  小金介绍,第一次俱乐部报名了30名成员,女性比例更高,男性大约有10多个,在分组时,新手组女生更多,进阶组男生稍多一些。

  其实,飞盘不是她们夏天入的“第一坑”。攀岩、露营、桨板、腰旗橄榄球……时下流行的所有户外项目,小金和白菜都希望能够去体验,“在封控的时候被憋坏了,好不容易解封了各地又陆续有疫情,想出去旅行依旧很难,所以户外运动就充满了吸引力。”

  适合“打工人”

  八个多月来已经参与了30多次俱乐部飞盘,王森可以算是飞盘中的老玩家。

王森个人收集的飞盘 王森个人收集的飞盘 

  对于飞盘的兴趣起源于综艺,王森曾在多个综艺节目里看到了嘉宾们一起玩飞盘的模样,被那种活力和快乐感染,2021年底,他就和朋友们一起报名参加了飞盘俱乐部,自此有了热爱,疫情后更是“报复性”运动,目前有一周三次的参与频率。

  飞盘的火热兴起,在王森看来离不开它的特质,首先就是门槛低。

  王森说,目前在上海,俱乐部飞盘的一次报名费在人均90元到120元不等,服装也只需通用运动服,飞盘在迪卡侬只需几十元就可拥有,就算是定制飞盘也就两百多元。

  场地方面,足球场或者橄榄球场都可以进行飞盘比赛,王森介绍如果只是自己平日里玩,有草地就可以了,比起滑雪冲浪等需要特定场所的户外运动,飞盘的出现显得更为亲切。

赛场上奔跑的王森(右)赛场上奔跑的王森(右)

  其次,这项户外活动对于个人身体素质要求并不高,“能跑能跳能扔东西就行了”,王森说因此也更适合许多久坐办公室缺乏锻炼的“打工人”。

  除了运动的快乐,让王森着迷的更是飞盘运动背后的平等意识和精神。他介绍,和许多传统运动项目单性别参赛不同,飞盘运动是一种混合性别赛制,男女都可以参与其中,同场竞技,并且在比赛中不设裁判,出现任何问题都由参赛者共同讨论解决,具备民主协商的精神。

  年轻化也是飞盘运动的特质。出生于1990年的王森已经是飞盘界的“老年人”,场地上他遇到了不少00后,让他难免有了“拳怕少壮”的自嘲。

王森参与的飞盘运动合照王森参与的飞盘运动合照

  争议“飞盘媛”

  和飞盘一同兴起的,还有对于飞盘这项运动的争议,以及对于参与飞盘运动的女性污名化。

  “飞盘媛”一词,如今在各大社交平台盛行,大多被用于形容一些妆容精致、身穿紧身瑜伽裤,在飞盘场上大秀身材摆拍的女性。

  对于这一词汇,小金和白菜说,作为参与飞盘运动的女性,本能地感到不适。她们向记者介绍,飞盘运动要求穿舒适的运动服饰,瑜伽裤也是选项之一,而且目前大多数俱乐部活动都由俱乐部提供摄影师,用于记录瞬间。

小红书评论截图小红书评论截图

  “首先瑜伽裤是真的很舒服无束缚感,很适合女生运动,就算是显身材又怎么了,大胆展示自己的身材有问题吗?因为我日常有运动习惯,平时跑健身房什么的通勤穿搭真的瑜伽裤不离身,我身边玩飞盘的女生一个个体能贼好,都是长期有运动习惯的人,飞盘一场跑下来是一个高强度的有氧运动,真的蛮累的,结束后摆拍几张真的不过分吧?”小红书上的一名飞盘女性爱好者说。

  “有些女生妆容精致,我觉得也可以算作一种仪式感,类似于参加自己觉得心仪的活动,就要有打扮起来的态度。”小金笑着说,如今上海的高温天,再精致的妆容也抵不过暴晒5分钟,出汗效果堪比卸妆水。

白菜拍摄的第一次飞盘运动全景白菜拍摄的第一次飞盘运动全景

  第一次体验飞盘的小金和白菜也曾拿手机相互记录下对方奔跑的样子,让快乐的瞬间得以定格。

  作为男性,王森认为这或许与传统运动项目单性别赛制不同,混合赛制中男性可能对于女性的加入需要一定接受度,此外,“作为摄影师肯定更愿意用镜头捕捉女性,姑娘们天然地比较容易出片,谁乐意拍一个喘不上气的大老爷们儿。”王森说,因此在社交媒体上似乎也会看到更多的女性体验者,而不是男性。

  另一方面,王森也认为这与飞盘的推广方式有关,他透露目前飞盘推广的主阵地是小红书,而该平台本身就是以“网红经济”作为主要营销手段,因而就算在社交媒体上刷到了这些精致的摆拍女孩,也不必和普通参与者混为一谈,很多是俱乐部邀请来进行推广宣传的,拍完照就会离开。

  根据王森的观察,目前足球的爱好者平均年龄确实比飞盘爱好者高一些,两个人群之间存在一定的代沟,尤其是围绕“运动纯粹性”的争论,稍微年长一些的人多认为运动尤其是竞技体育就应该纯粹为了出汗为了获胜以及强身健体,而如今年轻人们愿意赋予运动更多的属性,实现更多样化的目的,塑形、社交、发泄工作压力、获得一些美丽的照片作为纪念,都可以算在其中。

  沪上某飞盘俱乐部创始人老纪介绍,其俱乐部2020年下半年成立,如今每周要举办至少10场活动,每年则要组织4-8次300人以上的城市级比赛。

  老纪说,最初的飞盘俱乐部推广只是通过爱好者们的口口相传,朋友带着朋友来加入,而社交平台的出现则加速了这一过程。俱乐部的主阵地是小红书,他们大多邀请一些喜欢飞盘运动的摄影爱好者参与拍摄,如今每场俱乐部活动都全程配有摄影师。

  “在活动中,摄影的时间大概仅占0.5%左右。”老纪说,通常只有活动结束后,进行大合照会专门留出5分钟,其余时间多为摄影师抓拍,也会遇到有个别拍摄需求的参与者,在中场休息的过程中,联系摄影师为他们单独拍摄,但俱乐部不会特别设置“摆拍时间”。

  对于“飞盘媛”这一称呼,在老纪看来存在偏见,其一是很多男性认为女性柔弱不适合参加竞技体育运动,但老纪介绍,在飞盘混合性别竞赛中,俱乐部的共识就是女参赛者的强度决定了俱乐部的高度,因而是非常重要的培养对象,与传统体育项目有较大的区别。

  其二,老纪不是很理解女孩子们有美丽的容貌和优秀的身材,为什么不能进行自信的展示。“我觉得现在用‘媛’随意定义别人,就是一种荡妇羞辱,那些健身的男性在社交平台上大秀腹肌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种标签出现呢?”老纪说,很多姑娘展示自己的美丽单纯是为了展示,出于自信,希望很多男同胞们不要“想太多”。

  老纪说自己创建俱乐部的两年来,有妆容精致认真搭配服装的女生前来参加,但她们也都认真流汗,快乐奔跑,并未遇到过什么纯摆拍不参赛的,因而在他看来,“飞盘媛”本身就是一个伪概念。

  抢场地“拼手速”

  而另一些争议,发生在性别之外,就是对于稀缺场地资源的竞争。

  “中国足球真的没希望了,飞盘局正在迅猛侵占本就不多的足球场,预计年末北上广足球场将被全部占领。”“占用足球场,和广场舞大妈占篮球场跳舞一样,当然你花钱包场无所谓。”……类似的评论散见于多个网络社交平台。

  不少足球爱好者们因为飞盘运动的兴起,失去了自己的场地,也因此对这项新兴运动产生了许多不满。

  飞盘到底需要什么样子的场地?王森介绍,正规的俱乐部飞盘需要使用足球场或者橄榄球场,必备的因素就是绿茵地,尽管这项运动禁止身体接触,但是在飞身接盘的运动中,难免摔倒,水泥地会对身体造成更严重的伤害,并且会加速飞盘自身的损耗。

  王森说自己是足球爱好者中的“背叛者”,原本爱好足球运动的他同时培养起了对于飞盘的热爱。在他看来,两者并非不能共存,根本问题在于资源之争,在上海原本足球场地就非常稀少,但是对于私人场地而言,场地租赁应遵从市场交易规则,别人愿意出钱订购,场地拥有者愿意租赁,“手速还比你快,那这不就是各凭本事抢场地的状况吗?”

小红书评论截图小红书评论截图

  上海的飞盘与足球的场地之争,在老纪看来,更集中于一些地处市中心区域交通较为便捷的球场,确实需要“拼手速”,还要和场地方谈合作,但对于一些较为偏远的足球场而言,若本身也面临运营困难,“如今反而是飞盘运动救活了这些球场。”

  如何能让两项运动各美其美,充分发展?或更多基于对运动场地的建设。

  根据《关于切实做好2022年为民办实事项目提档升级加强全民健身场地设施建设的通知》,2022年由上海市体育局承担的为民办实事项目主要包括新建改建市民健身步道80条、新建改建市民益智健身苑点500 个、新建改建市民多功能运动场60片、新建改建市民健身驿站(职工健身驿站)80个。

  其中,市民多功能运动场,是指在公园、绿地、广场、居住区等处建设的,以球类项目为主可以开展多种体育健身项目的,免费或公益向市民开放的公共体育设施。

  多功能运动场应参照《城市社区多功能公共运动场配置要求》(GB/T34419-2017)中相关国家标准进行建设。笼式足球场的围网设施应参照《笼式足球场围网设施安全通用要求》(GB/T32479-2017)中相关规定,进行设计、建设及安装。

  上海市体育局局长徐彬在7月8日民生访谈里也聊到飞盘运动的快速爆红。他表示,户外运动是天生适合广泛参与的一项体育运动,年轻人在疫情之后特别渴望在户外运动中找到快感,同时有非常强烈的线下社交需求,这些运动恰恰符合了年轻人需求。尤其是这段时间特别火爆出圈的飞盘,它的特点就是运动门槛比较低,社交性比较强,而且是为数极少可以男女混合进行运动、甚至比赛的体育项目,更重要的是飞盘运动充满了仪式感,特别符合一些年轻的时尚女性自我展示的需要。

  徐彬介绍,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也发布了通知,准备在今年下半年举办首届中国飞盘联赛。这是第一次举行全国性的赛事,相信广大的飞盘爱好者将有更多展示自己的平台。

  (小金、白菜、王森、老纪均为化名)